首页 »

【舆论+】语文阅读理解题为什么被集体吐槽?

2019/8/14 5:41:36

【舆论+】语文阅读理解题为什么被集体吐槽?


1

为什么鲁迅写“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为什么作者描写的“窗帘是蓝色的”?
这篇文章的作者意图是什么?

……

几乎所有人都被语文卷子中的阅读理解折磨过,尤其是类似玄学的“作者意图”,连原作者也只能耸耸肩。

最近,就连“制霸”阅读题的知名作家周国平,还专门出了一本书《试卷中的周国平:对标准答案说不》,叫板语文阅读理解题。有媒体报道说,周国平的文章流传广泛,是出阅读理解题的好素材。但他并不觉得高兴,因为以他的文章为材料的阅读理解题,往往让他本人摸不着头脑。比如有一回,他自己做了一道题,结果按照标准答案只能得69分,比有的学生还低。

无独有偶,《中国青年报》的记者也被自己的文章“坑”了。该报刊登了一篇有关于“中国天眼”的科技新闻,该报道还被选用为某语文考试阅读理解的材料,但这道12分的题目,记者自己最多只能拿到6分。


2

就连作者都回答不上来的阅读理解,这种题目是不是太扯了?

周国平认为毛病出在“标准答案”上。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质疑:“如果阅读理解题的标准答案是作者自己也不容易猜中的,那么‘所谓标准答案’的根据是什么?能够按照标准答案回答出这些要点,就算是理解了文本,这是现行语文测试的一个基本模式,但我认为它不但把理解简单化了,而且阻碍了真正的理解。”

因此,网友“揪咔森”认为:“所有阅读理解之类的题目,都应该拿去给原作者过审,起码让作者自己也能选对,让作者认可,证明那些参考答案的解析并不牵强,然后再拿出来出题给学生考生做。”

“虽然作者写完文章后,文章便不属于作者,而更多地属于读者。”但网友“I-am-an-eggplant”还是认为,允许阅读理解与作者答案不同,但题目不能是“表达了作者的什么情感”,这种问题只有作者才有资格回答。

《新民晚报》文章也表示,当前阅读题中的一些提法,的确值得商榷,常见的考题问法有“作者在某一句话中表达了什么”、“作者的意图是什么”等。“这实际上有将出题者思路强加给原作者的嫌疑,在逻辑上难称严谨。这就提醒出题者,在题干论述中规避这些窠臼,采取更加客观的表述与问法。”

既然阅读题标准答案里的“作者意图”不同于作者的真实意图,《华西都市报》表示:“这种单方面将‘一己之见’强加到原作者身上的做法,引起反感与反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除了“作者情感”外,网友“宇宙的哲学”认为排列题也不应该出现,因为“文字应该是天马行空的,原作者的的思维只有一种,标准答案也只有一个,但是考生有千万个。”

网友“很快我们就会见面”建议说:“俗话说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用做题技巧去考试可以,但是不要被标准答案束缚体会文学魅力的想象力。”


3

标准答案与原作者不一致,难道就能抹杀阅读理解的科学性吗?

网友“艾斯扣歪”显然不这么认为:“毕竟作者到底在想什么是没有套路可循的,全国那么多考卷似乎每个人写自己的答案也不现实,试卷上只是培养一个思维方式,因为有了套路,才让答案有迹可循。我们同学普遍都是在学过标准答案以后,更能有条理地阐明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郑桂华也曾表示过类似的观点:“对一篇文学作品的普通阅读,和带有教学、考核目标的语文课堂阅读训练,两者之间并不完全画等号。简言之,命题者选择的出题点,基本都是一些内容和含义相对固定的文字段,这时候对考生的要求就是阅读的‘准确性’。”

为此,《重庆商报》一语中的:“标准化阅读之下,所谓的阅读仅仅是一种‘应试培训’,是一种‘应试指导’,是根本与阅读或者语文不搭界的事情。”

“自己写的文章,都搞不懂标准答案是什么,于作者而言,确实挺尴尬的。”不过《聊城晚报》却认为,任何文艺作品皆备的开放性,决定了原作者做好原创才是根本。成为阅读理解题的素材,并设置了与之配套的“标准答案”,本身就是对原作品的二次解构,这些被重新提取的作品深意,与创作者原意不同无可厚非。

网友“hairrrrcell”还认为:“读者的解读是对一部作品的补充,所以不存在对连原作者也不知语文阅读题答案的吐槽。文章写出来后,已是独立于作者的存在,其自身便带有天然的生命力,旁人或许更能看出文章的另一面。”

网友“浅間伊佐美”甚至还为出题者抱不平:“原作者答不出阅读理解题,很多人借此来批判语文教育。但我想说的是,原作者都答不出来,为啥不想想是他所想之物,都不能表达清楚,才导致大家的解读都和他不一样呢?”

 

4

阅读理解之所以引发这么大的争议,其背后的“应试教育”才是根本。

媒体人魏英杰撰文指出,语文阅读理解之所以要有标准答案,自然是为了方便打分,避免发生歧义。这一方面说明,标准答案确实是出于规范化考试的需要,另一方面又表明,阅读理解已经偏离了“阅读”和“理解”的本义。

“按理说,学生看完一则材料,应当从自己的角度分析文本,只要言之成理,就该得分。依赖于标准答案的阅读理解,却人为限制了学生的理解能力与想象力。这对培养学生的阅读与欣赏能力,无疑是一种极大的破坏。” 

照这么说,阅读理解题和真正的阅读如此“水火不容”,那又如何来考察学生的阅读能力呢?

魏英杰认为教育部门应该担负起变革的重担:“本该是生动活泼的语文教育,难道就没有任何改革的空间?死抱标准答案的阅读理解题,难道就不能在题目设计上开放一些,更加迎合这一题型的本义?身处教学一线的语文老师们,敢不敢走得更远一些,放手让学生发挥个人思考与判断?”

《新民晚报》评论员段思平呼吁,除了考试题之外,多一些评价的办法和手段,引导学生真正提升语文能力与综合素养。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