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被判20年,印度“大师”辛格当庭哭闹!

2019/10/10 0:51:52

被判20年,印度“大师”辛格当庭哭闹!

 

号称有6000万信徒的印度“大师”拉姆·拉希姆·辛格28日因强奸罪、刑事恐吓罪被判20年有期徒刑。这位本来淹没在印度成千上万“精神领袖”中的“教派组织”头目,上周五因其支持者与警方在印度北方多地爆发大规模冲突而一举成名。

 

印度“大师”拉姆·拉希姆·辛格

 

当时,追随者不满对辛格的有罪裁定而作乱,最终导致38人在骚乱与冲突中死亡。为了不让骚乱在辛格的宣判日重现,印度28日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宵禁、断网、封路、动用9000名军警……全印气氛空前紧张。

 

虽然“大师”辛格最终被抓进牢房,但像他这样打着宗教名义作奸犯科的“大师”还在印度不断出现。

 

“激情的戏剧表演”

 

现年50岁的辛格是“真神宫”头目,这是一个自称为“社会福利和精神组织”的团体。辛格在28日宣判前被关押在印度北部哈里亚纳邦罗塔克市10公里外的素纳利亚监狱内,对他的审判地点就设在该监狱内的特别法庭。为确保安全,法官28日乘坐直升机抵达监狱。

 

据印度新闻18网站报道,当地时间14时35分左右庭审开始,法官允许控辩双方各发言10分钟。公诉人员要求判辛格无期徒刑,并表示强奸受害者还有45人。此次法庭审理的“大师”强奸案受害者为两人,被揭发的时间在2002年。辩方在发言中则强调,辛格是“社会工作者”,“不仅服务于社区,而且帮助贫困的女性在不提供嫁妆的情况下结婚”。最终,法庭判决辛格为两名受害者各服刑10年,总共20年,罚款300万卢比(约合30万元人民币)。

 

法庭内的辛格在宣判前就开始了他“动情的表演”。

 

先是泪流满面,双手合十恳求法官宽大处理。听到判决结果后,印媒称他“当场崩溃”,不肯配合司法人员去监狱,而是坐在地上抱着椅子号啕大哭。辛格在哭喊中抱怨“胸疼”“需要紧急医疗救助”,甚至称“如果我发生了什么,国家要负责”。有消息说,辛格担心只能在监狱活一年。在这种情况下,救护车急忙赶到监狱,医生也进行了数轮检查。折腾了10分钟,冷静下来的辛格要求喝茶被拒,他最终被强制带走。

 

印度新闻18网站将这一幕称为“激情的戏剧表演”。然而印度多家媒体报道此事时提出,“大师”这一带有煽动性的失控表现并不一定完全属实。媒体怀疑外界如何得知这一消息,或许“大师”在法庭里有“内线”。

 

新德里电视台评论员称,辛格一案还涉及谋杀,中央调查局对此会继续跟进。目前,即使是其律师团对判决结果提起上诉,相信最高法院也会采信中央调查局的证据,辛格出狱的机会很渺茫。

 

全城高度戒备

 

为防止再次爆发冲突,印度当局28日做足了工作,整个社会气氛空前紧张,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印度频道甚至以“D-day”(二战诺曼底登陆日,“真神宫”组织名称首字母也为D——编者注)来形容这一天。

 

记者昨天赶往素纳利亚监狱附近,这里距离新德里大约70公里。从监狱以外约40公里处,印度警方就开始设卡检查。环环总共过了4道关卡,于28日上午10时到达媒体区,从这里只能看到监狱的屋顶。虽然距离宣判的时间还有4个多小时,但这里已聚集大批记者。

 

当地警方戒备

 

BBC说,辛格被关押的监狱28日如同堡垒一般,方圆10公里之内不允许任何未经授权的人进入。包括准军事部队、防暴警察在内的安保力量达9000人。新德里电视台称,罗塔克居民被告知必须待在家中。移动网络服务在周二上午以前都处于切断状态,所有哈里亚纳邦的学校关闭。哈里亚纳邦和旁遮普邦部分地区实施宵禁,首都新德里高度戒备。安保人员得到出现恶性事态可开火射击的授权。

 

随着对辛格的宣判结束,印度各方的注意力从罗塔克法庭转移到哈里亚纳邦锡尔萨,占地4平方公里的“真神宫”总部就位于此,有2万至2.5万的辛格信徒在这里“安营扎寨”,他们有可能引发骚乱。警方在设有医院、电影院等设施如同小镇一般的辛格大本营附近布防,严禁外人进去,要求里面的人撤出。在宣判前几分钟,锡尔萨有两部车被烧毁。截至本报29日凌晨发稿,印度未发生重大骚乱事件。

 

“大师”其人

 

作为“大师”,辛格发行过销量达上百万的唱片,拍过电影,经营所谓的慈善组织。与此同时,他一直争议不断,除了众所周知的强迫追随者切除生殖器,还曾录制视频扮演印度教和锡克教神明,被指责嘲笑这两个宗教。BBC称,他呼吁其穷苦的支持者要理性克制生活,自己却过着奢侈的生活,坐拥2600万英镑资产。他经常穿着色彩艳丽的衣服,戴着耀眼的首饰,被称为“摇滚明星教父”“金光闪闪教主”。

 

此前在电影媒体发布会上风风光光的辛格。

 

记者在哈里亚纳邦采访发现,多数普通民众对“真神宫”其实知之甚少,对辛格的“事迹”大多嗤之以鼻,认为这样的“大师”在印度太多,“有点理智的人都会认出他是个彻底的骗子”。

 

印度德里大学教师阿西对记者说,“真神宫”只是一个披着宗教外衣的社会组织,其信众多为社会最底层人士。“他们基本上是文盲,缺乏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稍微受到某些组织的‘利诱’,就会成为‘死忠’。”阿西认为,辛格的影响力仅局限在旁遮普和哈里亚纳两个邦,所谓6000万信众实属吹嘘。

 

印度中央调查局特别法庭28日表示,辛格与其他普通犯人一样,不会享受特殊待遇。《今日印度》网站28日说,辛格与其“三女儿”汉尼普利特此前一起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后者陪同坐牢。据称,现年30岁的汉尼普利特是辛格2009年收养的女儿,是一名“针压法专家”,可以治疗辛格严重的背痛和偏头痛。申请被法庭拒绝后,辛格还以欺骗、恐吓等手段对监狱方提出同样要求,仍被拒绝。

 

印度《经济时报》称,辛格入狱或将引发“继承人战争”。汉尼普利特在社交媒体上自称“爸爸的天使”“辛格的继承人”。但是辛格2007年指定的继承人是其唯一的儿子加斯密特。汉尼普利特的前夫曾称,她与辛格有不正当关系。辛格另有两个女儿。此外,“真神宫”目前的二把手也被认为是辛格继承人。

 

印度政客也需要这些“大师”

 

在印度,像辛格这样所谓的“大师”成千上万,他们当中一些人能召集大批信众上街造势。BBC说,这些“大师”贫富兼有,他们的追随者包括政客、明星、运动员等。“大师”通过向政客提供建议增加影响力,而政客会借走近“大师”加强自身政治地位的合法性。印度前总理英迪拉·甘地就经常向瑜伽大师迪伦德拉征求意见。

 

印度现总理莫迪也受益于与大师的交往。英国路透社说,2014年印度大选两周前,瑜伽大师巴巴·拉戴夫发动大量支持者上街支持莫迪,他是印度家喻户晓的人物。在当时的集会上,莫迪和拉戴夫相拥。对于自己在莫迪胜选中扮演的角色,拉戴夫说,“我所做的基层动员为推动政治变革起到作用”。莫迪当选后,拉戴夫的瑜伽生意迎来繁荣期。

 

据英国《金融时报》28日报道,这次由辛格引起的骚乱爆发后,印度地方高等法院法官指责莫迪与哈里亚纳邦首席部长,称他们放任骚乱发生,为人民党争取到辛格支持者的选票。

 

BBC称,许多印度“大师”也是成功的企业家,经营能力甚至“让印度最知名的企业家都相形见绌”。这些“大师”售卖传统药材、健康产品、瑜伽课以及精神疗法,与此同时开办学校、医院。有人擅长瑜伽,有人擅长音乐,还有人善于演讲。他们也会投资社区建设、关注环境问题、组织献血、帮助瘾君子和犯人等。还有人建造板球场,推动素食运动。在其信徒看来,能跟“大师”拥抱一下就是种“治愈”。尽管很多“大师”被指责性侵、有见不得人的交易,甚至涉嫌谋杀,但仍有一批追随者十分拥戴他们。旁遮普邦一名“大师”今年初病死后,其追随者将他的遗体放在冷柜中,坚信他能活过来。

 

印度社会科学家维斯瓦纳坦对BBC表示,不断涌现诸如辛格这样的“大师”说明,印度传统的政治和宗教让民众失望,对现实不满的他们只能转向这些“非传统的宗教”。在印度这样一个快速城镇化以及雄心、挫折和困惑交织、存在巨大分化的国家,“大师”成为安慰剂。人们盼着他们能在生活中帮上忙。BBC称,只要有人继续相信奇迹和魔术,并且世界依然存在不确定性,印度“大师”就始终能占有一席之地。

 

在印度驻站的一些资深媒体人告诉记者,在印度政府执政存在诸多问题的现实下,这些“精神导师”及其组织以宗教的名义承担了一些社会功能,他们在社会中的确发挥了一定作用。德里大学教师阿西认为,“大师”群体中鱼龙混杂,有些人确实能传播正能量,在国内外受到认可与肯定。不过当然,这次被判刑的辛格绝非此列。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