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教育援疆之五|上海教授带来N个“首个”,喀什大学走向应用型发展路

2019/10/21 22:38:54

上海教育援疆之五|上海教授带来N个“首个”,喀什大学走向应用型发展路

一所师范型院校全面转型走向应用型大学发展之路,面临的不仅是专业建设与内涵提升,还包括南疆应用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培养方向全面转型发展。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短短三年间,一个个“首个”在喀什大学校园出现。

 

土木工程专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

 

这几天,喀什大学首届土木工程专业的学生正在连续“加班”,参与老师分配的当地企业设计任务。2014年9月,首届35名土木工程专业学生正式进入喀什大学学习。

 

在南疆,土木工程专业的底子几乎为零,但当地又急缺土木工程专业人才。为了零的突破,2014年2月22日,上海应用技术学院黄俊革教授正式援疆,帮助当地建设土木工程专业。“上海高校专家援疆,往往在当地支持大学专业建设,但土木工程是‘零起点’。只有半年时间,从筹备到建系,搭建土木工程的专业框架,过程非常艰辛。”黄俊革教授与上海理工大学援疆教师任青亲力亲为,经过先期市场和企业调研,土木专业定位在以建筑工程为核心的大土木专业,课程设置包括建筑工程、岩土工程、建筑设备与给排水、道路与桥梁工程等。

 

“留不住,引不来”,是师资人才的最大问题。两位援疆老师奔赴西北五省招聘所需师资。直至2014年10月,当时的喀什师范学院建立了第一个工科系部——土木工程系,上海应用技术大学黄俊革教授成为土木工程系首个负责人。

黄俊革为微课大赛优胜者颁奖。本人提供

 

有了框架,如何由弱变强?为了专业发展,黄俊革主动将一年半的援期延长至三年,帮助学院规划建设了建设结构、岩土工程、土木工程材料、工程测量、工程地质等7个专业实验室,满足本科生培养的需求,同时还建立了涵盖建设、施工、监理、造价、预算、水利等8个实训基地。如今,土木工程学院从已有原来的1个土木工程专业扩展至3个:土木工程、工程管理、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为专业硕士点申报打下基础。

 

“鼓励老师们多走出去,与企业建立合作关系。”黄俊革说,应用型专业的发展,要从老师开始与企业多接触,而这也可以计入工作量。在他的带教下,青年教师成长迅速,在讲课比赛和科研项目中屡屡获奖,在职称、职务上不断晋升,走上了重要岗位。青年教师玛依拜尔成为学院教研室主任,青年教师赵会担任实验室负责人,年轻的老师们能自己“挑大梁”。目前土木工程学院已有17名教职工,其中9名专职教师,5名实验室工作员,学生200多人。

 

在南疆,不少学生希望毕业后当老师、公务员,偏爱稳定的职业。由于对土木工程专业不够了解,有的学生学习动力不足。如何培养“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干得好”的学生?黄俊革亲自给学生们每学期做2至3次职业生涯规划指导。他告诉学生:“南疆的建设刚起步,未来市政设施建设项目很多,土木工程专业具有很好的就业前景。”听了这番话,孩子们振奋了。首届35名学生中,约一半来自喀什。当企业得知2018年土木工程专业将有首批本科毕业生,都来提前抢人才。

 

首个3D模拟导游实训室实现“全景教学”

 

有人说: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南疆的旅游资源丰富,如何发展当地旅游产业?上海师范大学、喀什大学人文学院教师唐新安仅仅用了3天,就拿出了首个“3D模拟导游实训室”项目实施方案。克服了在教学区施工,工期又短等诸多困难,唐新安放弃了晚上和周末休息时间,全程亲自监理施工,手把手指导。在南疆建成的首个3D模拟导游实训室,学生可以自己设计最优化的旅游线路,进行360度的全景式旅游景点讲解。

上海援疆教师唐新安正在展示其创立的喀什大学3D旅游实训室。 顾超 摄

 

师资队伍的培养,离不开援疆老师的传帮带。首先,要在实训室培养一支“带不走的队伍”。现在,当地老师欧阳红已能独当一面操作和管理。《导游业务》、《模拟导游》《中国旅游地理》、《新疆旅游》等多门课程的教学已在实训室内开展,唐新安还整理了收集的40多部3D导游教学片用于今后教学实践。

 

大学生喜欢旅游,利用高校网络平台,可以开发更多旅游人群。旅游专业靳路路同学的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建立全国大学生旅游交易平台,由唐新安指导后,经过层层选拔,已推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得到省级立项。

 

经过多次调研,唐新安发现,喀什地区旅游发展处在一个初级阶段,需要研究的问题还很多。在他看来,应用型专业服务社会是专业自身发展所趋。援疆一年半,他走遍了喀什地区12个县,对每个县市旅游资源有了较直观的了解,凭借经验和对地区旅游资源的了解,被喀什地区旅游协会和旅游企业聘为专家顾问。

 

眼下,巴楚红海景区正面临着申报国家级5A级景区,唐新安积极出谋划策,担任起巴楚红海景区首期景区讲解员培训主讲老师。培训当天,巴楚县县长听了第一节课,当即决定要让巴楚地区旅游管理人员都接受培训。上海援疆教师的援疆工作外延已扩大到为地区和行业的旅游事业。

 

从师范院校全面转型应用发展之路

 

“为什么援疆,援疆做什么,又留下什么?”更多高校教授感到,援疆为的是一份情怀。

 

“您是高校教授,在职称上已达到顶峰,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少人这样问黄俊革。“援疆时我48岁,回想这一生做过哪些事将来可以说给后辈听,才能退休时无悔。”黄俊革说。就在出发前,母亲不慎摔跤脊椎骨折,他瞒着父母赴疆,直至一年后才告诉老人。今年春节,母亲去世了。每每提及此事,成了他援疆经历中最痛心的事。年过半百、从教近30年的唐新安为了“大美新疆”的旅游教育事业,克服自身身体状况不佳、母亲身患癌症等,坚持支教。

上海援疆老师在提供测绘制图服务。 本人提供

 

为了帮助喀什大学提高学科发展水平,上海各大高校创新支持方式,从2012年9月至今,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上海海事大学等15所学校40多名教师,对喀什大学新建专业进行选派,其中淦爱品、段鸿、黄俊革3位老师分别出任喀什大学校长助理、教务处副处长、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中层管理岗位。上海海洋大学率先与喀大建立对口帮扶关系,从2011年开始,每年选派援疆教师支教,两校专业教师互访已形成常态机制;上海政法学院帮助喀什大学开展“一带一路”教育国际合作,该校成为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国际司法合作交流培训基地。

 

在上海高校教师的努力和实践中,喀什大学援疆老师工作队除了完成日常教学、科研,投身参与学科建设,已协助大学创建了土木工程、电气工程、社会工作、食品等4个专业。2015年,喀什师范学院正式更名为喀什大学。“走向技能型应用型发展,专业内涵提升和人才培养转型是关键。”喀什大学校长助理、上海援疆教师工作队领队淦爱品说。

 

题图:喀什大学校园。 顾超 摄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