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委书记夫人频频受贿,只怪高官丈夫在外“玩女人”?

2019/11/8 23:59:15

县委书记夫人频频受贿,只怪高官丈夫在外“玩女人”?

 

 

去年底落马的湖南永州市新田县委原书记龚新智,近日表达了忏悔:“在新田,我与十多名女性有不正当的关系,最多时与4名女性同时保持情人关系。我常年在外寻花问柳,没有给妻子感情上的温暖,她明知我有外遇,但为了顾及我的前程,精神上长期抑制自己,泪往肚里流,既恨我、又怕我,在精神上得不到安慰时,就想从物质上寻找满足,从收受红包礼金到接受巨额贿赂。是我从感情上把她逼上了这条贪婪的不归之路。我对她收受贿赂不但没制止,反而采取了默许的态度,这样纵容了她的行为,使她的胆子越来越大,受贿越来越多,已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见9月25日《华商报》)

 

初读龚新智这段忏悔文字,似乎让人觉得,其妻子收受巨额贿赂,确乎是龚新智给逼出来的。你看,龚“与十多名女性有不正当的关系,最多时与4名女性同时保持情人关系”,而其妻明知丈夫有外遇,但为了“顾及前程”,也只能“精神上长期抑制自己,泪往肚里流”,既恨他、又怕他。妻子的一次又一次忍耐,怂恿了丈夫一次又一次纵欲;而忍耐之苦总要有点回报吧,于是就“想从物质上寻找满足”。

 

如果仅仅是基于“既恨他、又怕他”的原因,放纵了丈夫寻花问柳,还可以让人理解和同情的话,把丈夫的荒诞行为当作“从物质上寻找满足”的理由,进而放纵自己“从收受红包礼金到接受巨额贿赂”,这种逻辑就让人哭笑不得了。

 

作为妻子,对为官丈夫的不忠行为,可以口头警告,可以反复劝告;如果家庭内部解决无效,且掌握了丈夫违法违纪的证据,可以向党组织反映,也可以诉诸法律。但无论如何,丈夫的错误,绝不能成为自己犯错的理由,何况还是受贿这样违法乱纪的大错。

 

“精神上得不到安慰时,就想从物质上寻找满足”,看上去很符合人之常情。但作为官员的家人,这种本来就不合理的“常情”,更应当引以为戒才是。不过,如果把这位“官太太”的频频受贿,全归因到丈夫头上,好像也不科学。在笔者看来,妻子之所以在“恨丈夫”的同时“又怕他”,其主因只能是也只会是作为妻子不想失去丈夫这棵家庭的“大树“和“靠山”,也不想从此告别“物质丰厚”的家庭生活。

 

须知道,龚新智对于钱财可谓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如他自己所言,“到后来,收钱就像收礼品,收银行卡就像收名片,收房产证就像收贺卡,已到了麻木不仁的地步。只知道谁送了没有,不知道谁送了多少,最多瞟一眼看厚薄,手拿一下试轻重,这样来感受人家对我感情的深和浅。在我心里有了钱就有了一切。送了钱给我就有了感情,送了钱给我就会有升迁的机会,送了钱给我就能想办法进人入编,送了钱给我就能帮助运作项目、承包工程,送了钱给我甚至还敢做违法违纪的事”。对于这些,作妻子的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不参与,也不可能不共享。因而,在脱不了干系里,妻子一边“又恨又怕”,一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实,作丈夫的大肆收受贿赂、大搞权色交易,难道不怕妻子承受不住压力而告发吗?人之常情,不会不怕。可在掌握了妻子“又恨又怕”的畸形心理以后,丈夫龚新智可谓知己知彼、得寸进尺。而夫妻双双一旦在这方面“求同存异”起来,便是那样的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了。

 

让人生疑的是,既然如此,作为丈夫的龚新智又何以说“是我从感情上把她逼上了这条贪婪的不归之路”?这里固然有悔恨,但换个角度看,这也不过是作为丈夫的龚新智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妻子的违法违纪行为推卸责任的一种遁词。尽管这理由是那样的站不住脚,然而就如他受贿时心怀侥幸一样,总想在临死前再挣扎一番——“死猪不怕滚水烫”,乃此之谓也。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吸取龚新智及龚新智们反面教材中的教训,关键在于抛却侥幸心理,何时何地都要经受住各种利益的考验,永葆共产党人的本色。不然,不仅是自己的人生要蒙垢,怕是要“逼”自己的亲人一同走上不归路。